日本动画批量推出难道真的不是因为赚钱吗?

《海王黄金城》、《千百次狩猎》和《你的名字》 柯南侦探:零的执行者,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仁和龙猫的传记还没有到2019年的一半。九部日本动画电影已经在中国大陆上映。这还不包括宫崎骏定于6月21日上映的动画《千与千寻》,将于7月上映的戏剧版《命运之夜——天堂之杯二》,以及新海诚最新动画《天气之子》和戏剧版《柯南侦探:绿色之拳》 自2015年《哆啦a梦:陪伴我》被引入内地并吸引了5.3亿票房,引入内地的日本动画呈现整体上升趋势,整体市场表现良好。 尤其是五部票房超过1亿的《哆啦a梦》系列占据了日本十大进口动画的4个席位 连续五年推出《哆啦a梦》系列的凤仪娱乐副总裁程玉海认为,大量日本动画电影进入内地是内地市场逐渐成熟的标志。中国观众有权看到世界上最好的文化和娱乐产品。作为从业者,他们除了制作符合内地主流价值观的电影外,还应丰富电影形式和文化形式的多样性。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近年来引进日本动画电影的中国电影人,并谈到了他们与日本的合作、引进过程中的宣传策略和启示。 随着《陪我》的开始,《新京报》记者发现,直到2015年,日本动画电影很少会每年在中国上映 2007年至2009年,中国大陆推出了《哆啦a梦:大雄的恐龙》、《哆啦a梦:大雄在新魔法世界的大冒险》、《哆啦a梦:大雄与绿巨人的传记》,这是一场票房惨败。 从2010年到2011年,连续两个戏剧版的《侦探柯南》在中国上映,票房表现平平。 从2012年到2014年,三年内没有日本动画出现在国内大屏幕上。 2015年5月28日,《哆啦a梦:陪伴我》在大陆上映,这是大陆引进日本动画的转折点。 在此之前,该动画系列已经6年没有进入大陆市场。 当时,日本电影人来中国寻找合作伙伴,凤仪娱乐是其中一个选择。 因为日本的规定是,在合作得到确认之前,他们不会发送电影。 程玉海说,为了这次合作,他和他的同事特地飞往日本观看这部电影。“当时,放映效果非常好,我们的同事,包括日本电影的观众都哭了。” “在看这部电影的过程中,程玉海非常清楚地感觉到这部电影的质量没有问题,并决定把它介绍给中国 事实上,在介绍被确认之前,丰益娱乐并没有对知识产权机器猫进行市场调查。它只是在被选中后才这么做。它咨询了一个制作大数据的人,并简要分析了互联网上的知识产权数据。然而,程玉海后来觉得数据分析的结果对制作这部电影没有多大帮助。最重要的是电影的质量。 这些年来,中国电影中有很多“第一”。这些“第一”的成功并不在于电影本身的质量。这不是由于所谓的商业计算。没有数据证明这个知识产权有多少受众 如果我被其他电影而不是哆啦a梦感动了,我们会选择这样做。 只要内容好,中国观众就能接受。 “最后,《哆啦a梦:陪伴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成为当时推出的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票房纪录为5.3亿英镑。 2016年,从大陆进口的日本动画电影数量从2部激增至9部,迎来了日本动画引进的高潮 这里有很多高质量的知识产权,所以进口日本动画的数量超过2017年,中国大陆进口日本动画的数量是5个,2018年是6个,2019年之前已经达到9个,是一半以上。 为什么近年来引入了越来越多的日本动画电影?程玉海发表了若干评论。他认为,一方面,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高质量知识产权生产国之一。我们不仅进口日本知识产权,好莱坞也越来越多地采用日本知识产权。这是全世界创作者的共识。 另一方面,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成熟,观众的偏好也越来越稳定。 以前,当国内市场还不成熟时,我没有消化好莱坞电影和我自己。其他电影肯定会少拍一些。 在过去的两年里,越来越多的好莱坞电影和一些优秀的小语种电影进入了中国,这表明国内市场已经成熟,从业者的眼睛是睁着的。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没有必要自然地考虑是否是因为在那之前有一部电影赚钱,每个人都冲了进来。这种解释有点痴心妄想。 “宣传策略是为“61”2015“哆啦a梦:陪我”设定的,宣传的主要理念是“不要放弃纯真”。无论是为了“哆啦a梦”的形象还是知识产权,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定位。日程自然会想到“61”儿童节 哆啦a梦在世界上拥有相同的观众年龄。最初的漫画家藤子·F·不二雄曾经说过,“对每一个孩子,对你这个孩子”。这句话被贴在今年发行的《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海报上。 除了2016年7月22日上映的《哆啦a梦:新雪子在日本的诞生》(Doraemon: The Birth of New Yukio)之外,凤仪娱乐当时并不熟悉推出过程。引言推迟了评论,没能赶上“第61号”电影。其他几部电影每年都在这个时间表中上映,与日本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基本上保持在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差,这极大地保证了电影对观众的新鲜度,避免了盗版的风险。 对内容本身的尊重有些人问程玉海,制作如此长的日本动画电影最成功的经验是什么?程玉海说你应该尊重内容 在他看来,制作电影项目的成功经验不是放多少钱在盘子里或者找到多少好演员,而是内容做得有多好,不能投机取巧。 以“哆啦a梦”为例,凤仪娱乐在宣传上的主要策略是创造“哆啦a梦”的概念,让中国观众能够感受到“哆啦a梦”对全世界观众的感觉。 与日本合作,遵守规则。依靠“哆啦a梦”动画系列,该系列的一部电影将每年满足观众。 能够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的原因是程玉海认为双方已经建立了长期的默契和信任。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日本电影业觉得程玉海非常守纪律,非常值得信赖。只要进行第一次合作,每个人都可以建立信任并长期合作。“这并不是说你们已经相互签署了具有约束力的协议。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把哆啦a梦这个品牌绑死。” “程玉海说不方便透露日本是否提高了《哆啦a梦:陪我在大陆》的超高票房的版权费。 不要互相提建议。丰益娱乐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参与了日本动画的引进。“基本上每年当日本人开始决定拍下一部电影时,每个人都会谈论它,”程玉海说。起初,他还对日本的电影内容政策提出了一些建议,但后来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提出的建议不是好建议。 因为随着“哆啦a梦”的时间越来越长,程玉海对品牌的理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害怕轻易给出建议。 我之前敢于提出建议的原因是我对这个品牌没有太深的理解,并且认为我是对的。“在和日本人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后,你会发现他们可能已经在那里工作了40年。他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提到一些建议,他会向你解释为什么哆啦a梦不能这样做。” 例如,我想在中国的长城上写一个关于哆啦a梦的故事。我相信中国观众会喜欢的,但是你不能随便提这样的建议。 “■激励电影院认为需要时间来找到观众。保利电影城的李经理表示,目前在中国上映的日本动画电影基本上是动画系列的影院版或具有强烈知识产权属性的电影,如《哆啦a梦》、《柯南侦探》(Detective Conan)影院版,宫崎骏之前的一些经典老电影,如《龙猫》、《千寻》。这些电影在中国仍然有固定的观众群,电影制作人最好找到合适的时间表,并在宣布时找到他们的目标观众。 然而,也有一些电影由于电影设置和发行之间的时间间隔较短,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投入生产,这使得通过合理的宣传活动将电影的形象传递给观众变得困难。这也导致了电影院对电影市场的不利看法,并给出了较低比例的电影,如2018年的《太阳黑子篮球:终极一战》和2016年的《龙珠Z:复活的费利萨兹》(Dragon Ball Z:The Restored felis az),这些电影都是好知识产权,但宣传较少,票房相对较低。 然而,今年推出的《早花晚祷》、《企鹅公路》和《魔神Z》等电影本身就太小了。电影制作人很难宣传它们。它们真的不容易卖,在电影安排上也没有优势。 高质量的艺术卡通也会很畅销。与关注低级动画电影《哆啦a梦》的凤仪传媒不同,浅色条纹屋影业更喜欢《你的名字》 《烟花》等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品 新海诚的作品风格独特,画面优美,成为他电影的主要卖点,受到许多文艺青年的追捧。 当时,彩条屋电影公司从作品本身的风格上取得了营销上的突破。通过过滤,网民上传的所有图片都被处理成电影的风格。当时,“新海诚滤波器”在屏幕上闪现。 光通过宣传青年电影就开辟了一套宣传路线,让“你的名字 “凭借5.75亿的票房成绩,它占据了目前推出的日本电影最高票房的位置。” 2017年,日本东宝公司推出了“你的名字” 《烟花》,一部与《烟花》风格相同的电影,立即被引进中国,并在宣传上写上了“你的名字” “热,电影海报上写着“去年一起”你的名字 今年的“烟火”和“烟火”。结果,由于电影的不良声誉(豆瓣5.4分),票房没有达到预期的数字,只有7866万 今年3月初推出的《夏目老友记》坚持全新的文艺风格,口碑高(豆瓣8.0分),票房收入1.15亿元,也比较理想。 宫崎骏定于6月21日上映的动画《千与千寻》质量非常高,并且具有怀旧的特色,这很可能打破去年12月上映的《龙猫》1.73亿元的票房纪录。 最大的风险是它不能及时发布。虽然许多进口的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市场上有相对漂亮的成绩单,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电影人在进口日本动画电影时没有风险。 毕竟,电影业的标准仍然是大多数电影都不赚钱。每年都有许多电影被注册,但只有少数电影真正发行并能赚钱。 2017年,日本动画电影《侦探柯南:唐红的情歌》被国内电影业收购。然而,由于各种原因,它没有进入大屏幕,最终不得不登录在线视频平台播放。 然而,2017年电影节期间由国内电影人购买的《午睡记:一个我不知道的故事》至今仍未上映。 采访/新京报记者滕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娱城38084 » 日本动画批量推出难道真的不是因为赚钱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