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润光伏退出市场:在正确的时间选择正确的地点,但在“与人和谐”中迷失

记者黄辛雷和编辑张海妮报道的每张照片,已退市的海润(600401)股价昨日继续下跌至每股0.41元。 处于退市阶段的海润光伏离告别a股不远。 会计师事务所对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达”的审计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海润光伏股份上市,公司股份于5月27日进入退市期。 回顾海润光伏上市以来的七年,从上半年利用这一政策到下半年资本进入,海润最终被迫离开a股市场,留下了一片羽毛。海润的光伏如何一步步落到今天的田地?6月3日,海润光伏总部所在地江苏省江阴市政府相关人员在回复《国家商报》记者时表示,海润光伏股份被终止上市,已成立专门的风险管理领导小组,协助海润光伏积极化解相关风险,保护相关主体的合法权益。 利用东风广“分散”项目的政策,5月30日,《国家商报》记者来到江苏省江阴市徐霞客镇唐璜工业园环镇北路。与街对面正在装修的熙熙攘攘的景象相比,街对面的海润光伏工厂里几乎没有人走动,那里有些荒凉。 海润的光伏发电也很出色 根据公司官方网站,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47.2亿元。它在中国有五个生产基地,是中国最大的晶体硅太阳能电池制造商之一。 2011年,海润光伏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投资开发光伏电站项目 2012年2月17日,经过近一年的资产重组,海润光伏通过江苏神龙高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神龙)的后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仅仅七天之后,国家有关部门就发布了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表示将支持重点光伏企业的发展。 从那以后,海润光伏不仅站在a股的舞台上,还赶上了政策趋势。 2009年至2014年,尽管财务报告中经营收入和净利润表现不佳,但总资产从江苏神龙时的12.61亿元飙升至155.7亿元。 或许上市之路太平坦了,海润光伏开始试图通过大规模项目建设加快发展。 2015年5月,海润光伏与联合光伏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光伏)签署了海润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旗下93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总交易价格估计为8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协议中,海润光伏将在2015年12月10日前在甘肃、河北和新疆等17个省份建设总计930兆瓦的光伏电站,并可接入电网发电。 协议还规定,在2015年6月20日前,联合光伏将向海润光伏支付10亿元的项目收购预付款,在光伏电站项目和并网发电建设完成前,海润光伏仅获得46.82%的收购对价,其余35%的收购价款将在联合光伏验收确认后支付。 此外,联合光伏要求海润光伏在6个月内未经同意不得将目标公司或光伏电站建设项目的股份转让给第三方。否则,海润光伏将向联合光伏支付项目预付款的3倍作为违约赔偿金。 《国家商报》记者了解到,尽管条件恶劣,海润光伏仍签署了合同,并表示如果电站项目转移能够成功完成,将对公司的资本回报和利润增长产生积极影响,公司的战略重点也将放在下游光伏电站业务的发展上。 但事实是,随后的发展并不令人满意。 海润光伏相关负责人向《国家商报》记者回忆称,从2015年9月起,光伏产业处于建设高峰期,但截至合同截止日期,联合光伏仅支付了5亿港元。如果没有任何后续资金注入,48个项目将不得不同时启动,只允许“辣椒面”,这是半年多的延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海润光电为什么最终陷入a股退市的境地?有人说这是因为摊位太大,有人说这是因为前董事长“胡作非为”,还有人说这是因为竞争对手的恶意竞争。 然而,从海润的光伏业务情况来看,其退市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15年1月12日,海润光伏宣布,信息披露义务人及其合作方包括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杨怀瑾和吴亚洲,他们在6个月内累计占海润光伏总股本的5%,共兑现约5.19亿元人民币。 此外,三方还表示,“根据海润光伏未来发展的需要,结合2014年海润光伏的实际运营情况,为了积极回报股东,与全体股东分享公司未来发展的经营成果”,他们提出海润光伏2014年利润分配和资本公积金转股计划是将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换为20股 然而,以下公布的2014年年度盈利预测显示,海润光伏预计2014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8亿元 该行为受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处罚,上海证券交易所还对海润光伏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杨怀瑾、股东江阴九润管理有限公司、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人进行了纪律处分。 对此,上述海润光伏负责人表示,大股东减持现金和高周转率对上市公司的声誉产生了很大影响,“非常衰弱”,小股东无法停下来要求赔偿。 更消极的是,后续投资者的进入会带来“麻烦” 2015年4月,由于2013年和2014年上市公司股东应占经审计净利润为负,海润光伏股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警告存在退市风险。 作为回应,海润光电表示将开始引入战略投资者。 2016年1月,华军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孟光宝的子公司华军电力进入海润光伏 当时,公告显示华军电力将收购海润光伏10.82%的股份 引进计划最终在2017年初终止。 据上述海润光伏负责人介绍,孟光宝进入海润光伏后,公司一直以“给我一个桃子,给我一个李子”的感恩态度欢迎孟光宝的华骏部门。即使除了三名独立董事,五个董事会席位中的四个还是给了孟光宝的华军部门。 然而,2016年孟光宝进入海润光伏后,海润光伏发布了多项与其“主营业务”无关的公告,包括拟收购圆圆水(中国)有限公司股份、与华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拟收购营口郑源实业有限公司100%股份 据悉,上述公司的业务包括投资控股、供水设施维护、百货公司配送等。 根据2015年财务报告,海润光伏主要业务光伏产业的收入占100%,而到2016年,光伏产业的收入仅占85.91%,其他(补充)收入占14.09% 此外,2016年《内部控制评价报告》显示,由于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董事会认为公司未能按照企业内部控制标准体系及相关法规的要求,在所有主要方面保持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 对于新提拔的投资者“未能尽职尽责”以及2016年内部控制失败的结果,海润光伏的上述负责人表示,这是“无法容忍的” 在2017年7月12日第六届董事会第50次(临时)会议上,孟光宝最终被解除董事长、总裁、董事职务。 海润光伏公司背负巨额债务 2019年第一季度,海润光伏债务达到95.28亿元,净资产为负28.35亿元。 在3月21日的公告中,海润光伏解释为“担保资源短缺、制造端完全关闭、现金流进一步恶化、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限电等政策影响以及各光伏电站电费收入低于预期” 截至3月21日,海润光伏累计逾期贷款36亿元,逾期贷款罚息或滞纳金4.7亿元。 此外,法院判决后供应商应付未付货款总额和股权转让本金金额为10亿元,逾期付款和股权转让逾期罚款也约为7000万元。 据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报道,4月29日,江阴市人民法院裁定海润光伏被列为不诚实行为的执行人(caseNo。(2019)苏0281第3249号) 自2017年12月25日以来,海润光伏多次被列入国家不诚实执法者名单,成为“老赖” 海润光伏负责人表示,2014年底,由于光伏行业的政策变化,投资过大,产业链下游电站项目的建设资金无法直接计入收入,导致亏损,最终导致2018年资本链断裂。 中山大学太阳能研究所所长申会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光伏产业受政策引导影响很大,相对被动,导致企业盲目投资、政策收紧后无法生存、浪费巨大等问题。 一方面,它负债累累,另一方面,它自身的盈利能力很差。 根据海润光伏公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海润光伏股份上市,因为该会计师事务所对2016-2018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免责声明”审计报告,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37.37亿元。 事实上,尽管财务报告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8年,海润光伏获得了近7亿元的政府补贴,计入当期损益,扣除上市公司股东在公司上市7年内应占的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累计经营亏损约为76.5亿元。 据悉,2015年底,为了渡过持续亏损危机,海润光伏公司先后转让了数家国内外子公司,总转让价格约为2.08亿元。截至2018年底,又有7家子公司被转让,转让总价约为15.48亿元。 然而,资产转移未能挽救海润光伏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12月26日,海润光伏及其公司共涉及5起诉讼(仲裁)案件,总金额约3.81亿元。 此外,海润光伏子公司的被告上法庭申请破产清算。 其中,江阴海润太阳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阴海润)和合肥海润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海润)是海润光伏的核心子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9亿元和10亿元 合肥海润基地原有700兆瓦太阳能电池和200兆瓦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能力 对此,申会表示,光伏产业是一个相对较大的投资行业,尤其是在电池生产方面。 上述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生产和销售高效电池。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自2018年资本链断裂以来,海润光伏(Hairun Photovision)几乎已经全部解雇了一线制造工人,总部工厂已经关闭。在行政大楼一楼的大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不到20名员工在工作。 上述海润光伏负责人认为,海润在退出市场之前并没有不努力奋斗,但海润的失败并不意味着整个光伏行业都会失败。 “对的地方,对的时间,对的人,海润迷失在‘人与人’之中,一直没有好的大股东有缘 ”负责人说道 申会还表示,海润已经参与了许多国内光伏项目,其最初的开发意图和技术路线没有问题,关键在于其运营。 “可惜它退市了 ”申会说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5月10日发布的《海润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公开谴责决定》([2019年第26号)(以下简称《处置函》),海润光伏公司相关责任人违反了信息披露和履职规定。 处罚书公开谴责海润光电担任董事长李任艳、时任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阮军和其他20人。 据海润光伏相关负责人介绍,制裁函中实际上列出了三组人,包括华军的一组董事和监事、华军新当选的一组董事和监事以及目前的一组董事和监事。 至于海润光伏的未来,负责人表示,做好这项工作的唯一办法是默默地退出市场,不排除未来的“破产清算”。 当然,进入第三板后,他们也希望投资者能进来。 “我们仍然希望有行业投资者对光伏产业的进入持乐观态度,而不是金融投资者在3年后退出,因为金融投资者对我们的伤害实在太深了 ”负责人感叹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娱城38084 » 海润光伏退出市场:在正确的时间选择正确的地点,但在“与人和谐”中迷失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